新聞進行時
  引線
  11月6日,小澳被老師罰掃教室,與負責監管的勞動委員小夢發生口角。
  群毆
  11月6日晚及7日中午,小夢被一群女同學兩次群毆,每次長達兩個小時。
  處理
  11月10日,施暴的15名女同學到圭塘派出所錄口供,之後,接受警官教育。
  對於16歲的新生小夢(化名)而言,這像一場噩夢般的突襲。
  11月6日深夜,第一個巴掌狠扇在她的左臉上。此後的兩個多小時內,無數拳腳落在她的全身。
  噩夢未完。次日中午,她又遭遇一撥圍毆,除了拳腳,砸來的還有礦泉水瓶。
  這次,在圍攻和拉扯下,她還被拍下了裸露身體的照片。
  事後,她才知道,毆打者共有15人。她們全是她的同班女同學,都是未成年人。
  究竟是怎樣的仇恨,讓一群孩子如此暴戾,怒火難熄地去數次圍攻一個同學?
  在小夢之前,11月5日,常德澧縣雷公塔鎮中學,同樣在宿舍,14歲的孩子林某,被兩個同學毆打致死。
  ■記者 趙玲 實習生 熊勝羿
  敲門者
  11月6日晚9點50分,湖南省工業貿易學校女生宿舍,寢室熄燈,小夢上床準備睡覺。
  她不知道的是,此時,在隔壁寢室,十多個女學生正圍聚著討論,小夢是她們的話題中心。
  小夢尚未滿16歲,5個月前從新邵縣一所初中畢業,後被湖南省工業貿易學校會計專業錄取,9月入校。
  全班41人,僅1名男生。開學首日,新環境讓小夢挺陌生,她解釋為“孤獨”。初中時,她人緣好,與班上男女同學打成一片,從沒紅過臉。可到了新學校,小夢感覺“每個人自尊心都很強,你不理我,我也不理你”。
  圍聚討論的這些女孩,都是小夢的同學,都是十五六歲。她們一致認為,小夢“喜歡調擺別人做事,講話沖,愛在背後說人閑話。”
  時近當晚11點,情緒失控,9個女孩集體敲開了小夢寢室的門。
  導火線
  小夢是班上的勞動委員,她製作了一個值班表,每天由兩名學生輪流負責打掃。她不用親自打掃衛生,只需安排學生打掃,之後檢查。
  此非良差。總有些同學偷懶,小夢偶會幫忙;也總有些同學埋怨,她事後也會解釋,“我多讓她們站在我的角度想想,配合一點。”
  11月3日,因為蹺課,小澳(化名)被班主任周苗罰做280個上下蹲,小澳拒絕。後周苗罰她打掃5天教室,小夢監管。
  小澳,一頭短髮,被班上同學稱做“男神”,重義氣,脾氣暴。此前每次輪到小澳打掃時,小夢都不怎麼找她。這次,即使老師懲罰小澳打掃,小夢也未強求。
  11月6日,與小澳一同打掃的是小澳同桌小月(化名),兩人要好。叫不動小澳,小夢便叫小月拖地。小澳衝著小夢說,“你怎麼總是叫小月打掃衛生?”小夢回稱,“我沒老叫她,只是輪到她了。”
  小澳問,“那你為什麼不掃?”小夢說,“老師說過,我不是你們的保姆,不用打掃。”
  這幕對話成為圍毆的引線。
  初次毆打
  晚11點,小澳率眾人進門。一進門,小澳就問睡在上鋪的小夢為什麼欺負小月。黑暗裡,小夢沒回應。
  這時有人突然說小夢沒睡著,讓她下來。小夢從床上爬下,也沒做聲。這群女生讓小夢選擇單挑還是群架,小夢沉默。
  這時,小魚(化名)喊:“快選一個,別把我惹急了。”此後,她的手直接向小夢左臉扇去。
  此後,脖子被掐,無數耳光。從一個人的欺辱,迅速變成一群人的圍毆。
  “開始是火辣辣地疼,後來就沒感覺了。”小夢回憶,此後的兩個小時,她還被踹肚子和腰,很多次被耳光扇倒、被腳踹倒,還被要求自己站起來,接著挨打。
  凌晨1點多,圍毆結束,打人者走前威脅:別說出去!
  打人的同學走後,她癱倒在床,哭到凌晨4點。
  再次毆打
  11月7日是期中考試的日子。她一身疼痛,睡了兩小時後起床,參加考試。
  在考場,她用頭髮擋住青腫的臉,監考老師未察覺。
  中午12點,她剛爬上床,打人者又來了。其中6人為昨晚參與群毆的女同學,此外還另外加入了6個女同學。
  “當時我以為她們擔心我告狀,一開始就向她們解釋說沒告狀。”可她們仍舊動手,“她們叫我還手,不還手就繼續打。”小夢害怕被打得更慘,被打途中並未還手。
  這群女同學摁住小夢的頭往鐵柱上撞,拳腳砸落。小夢的嘴角出血了,可礦泉水瓶和垃圾桶還是砸在了她的頭頂。
  此後,小澳將礦泉水倒在小夢身上,小魚把水淋在小夢頭頂。
  推搡間,小夢的短袖T恤被撕破,身體裸露,一旁的幾個女生拿起手機拍照。
  這次毆打持續到下午兩點。走前,小澳拿起一把剪刀,在小夢身前比劃,再次威脅:不准說出去!
  不敢回校
  一身傷痛。小夢沒敢給家人電話,也沒敢告訴班主任周苗,她給介紹她來這讀書的周姓老師打電話:我被打了,不想讀了,我要回去。
  周老師轉告其班主任周苗。此後,周苗帶她來到校學保科報告。
  周苗給每名參與施暴的女同學打了電話,只有6個學生來到了辦公室。她們解釋:之所以打人,是因為看不慣。
  7日晚7點,周苗帶小夢去長沙市中心醫院驗傷。
  此後,小夢獨自一人打的返回,但她不敢回學校了。在離校門外幾百米的地方,她下了車,拿著40元錢,敲開了小巷裡一家小旅館的門。
  晚上11點,小夢忍不住了,她給爸爸周樹根打電話,讓他接自己回家。
  旅館一夜,小夢一閉眼就是被打場景,“很害怕,不知道她們會不會又來。”
  11月8日,小夢起床照了照鏡子,左臉腫得像饅頭,她去精品店買了一個黑色口罩,戴上遮傷。
  此後,她不敢再回學校,翻遍了自己的手機,找到了自己在長沙打工的初中好友周同學,趕去她家借宿,直到父親出現。
  數天后,再次驗傷的她,檢查結果顯示“雙側鼓膜穿孔”、“腎挫傷”。
  11月12日,小夢說,自己的耳朵里呼呼作響,就像吹著大風一樣。
  拒絕認錯
  回到學校的小夢膽怯、神經質。晚自習,她一直低著頭,不敢看那些暴打過她的女同學。她不斷翻著書,卻沒看進一個字。她回寢室睡覺,總想著“如果她們再來,我立馬打電話”。
  對於被打,小夢說,因為工作負責得罪人。也有同學說,是因為她方法失當。
  究其根本,班主任周苗認為,源於打人者的家庭關愛缺失。
  “比如小澳的父親曾離異後再婚,生下小澳後,她母親又離異改嫁了。她從小由爺爺奶奶帶大,脾氣較暴躁。”
  而小魚成績較好,愛化妝,抽煙。“她父母脾氣也暴躁,家裡有個10歲左右的弟弟,母親一直在家帶弟弟,所以她也缺愛。”知情者反映,開學不久,小魚就和一個同學打架,被打者後轉學。
  11月10日下午,施暴的15名女同學在學校老師和領導的陪同下,來到圭塘派出所錄口供。11月13日上午,這群女同學又來到派出所,接受警官教育。
  周苗說,學生們都很後悔,縮成一團,頭都不敢抬起來,“在這個事件中,她們的壓力也很大,有好幾個學生都嚇哭了。”而辦案民警說,也有部分孩子仍未認錯,趾高氣揚。
  小夢不想繼續留在學校了,她想轉學。15名施暴女同學還在學校上課。
  校方說,考慮到學生是未成年人,“以批評教育為主,不能一棒子全部開除,但也需承擔相應責任。”
  幕後調查

  暴躁青春
  11月10日,學校的佈告欄里貼滿了密密麻麻的“打架鬥毆違紀處分決定”。“全滿了,大概二十多張。”周樹根拿著當天拍的照片說。
  蔣振華就在這所學校擔任班主任已6年,而今他是校學保科副科長,兼任兩個汽修班的班主任。
  他管理的學生中,大部分是獨生子女,“一些孩子性格衝動,有矛盾了不願意跟老師講,他們覺得有自己的處理方式。”而這些“處理”,多為動武。
  他總結過這些孩子的性格特點,“他們大部分是未成年人,年紀小,不成熟。單親家庭較多,家庭氛圍對學生的影響較大。很大一部分和爺爺奶奶生活,父母常年不在身邊,要錢就給錢。不愛學習,愛上網,容易早戀。做事愛講義氣,有什麼事一叫就是一幫人,不計後果。”
  因此,學校除了每學期例行的法制講座外,還開設了德育課程。小夢說,同學們普遍認為“這門課不重要,一上這課就看別的書去了。”
  突發連線

  福州5學生被捅傷 一凶手穿校服
  據福州日報官方微博消息,11月13日傍晚6點多左右,倉山麥德龍附近的福州四十中,有5個學生被捅傷,其中2個傷勢嚴重在ICU搶救,另外3個受傷也較重,行凶者其中有一個穿著校服。
 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網

kl44klcgv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